侍奉手記 – 握手

今天懇親主日,即大家帶年長親友回教會認識福音的聚會。

德明長老是今天的主席,他歡迎新朋友到來,亦帶唱詩歌。他邀請大家跟身旁的朋友握手。心內感恩,亦有百般感受。

跟大家握手,源於多年前我在伯神歷奇課程的領受。當時有感大家雖在崇拜坐在一起,但並不代表大家「真在一起」,未必代表和身旁的人有關係,那怕是萍水相逢的關係。由那時開始,在我主領的敬拜甚至聖餐,我都邀請大家握手、問安,讓大家不只見到台上天上,亦看到旁邊,暖暖心才開始。

看似簡單的舉動,當時卻引來好些聲音,少數老派的弟兄姊妹覺得男女授受不親,握手不妥,長老因此和我溝通,勸我改一改。握手是基本的社交禮儀,我硬着頭皮繼續走下去,不是為啖氣,但為的是想帶來較開放的文化。可幸的,是教會仍讓我繼續服侍。

七年多後的今天,不同崇拜主席都邀請大家互相握手。我今日感恩回歸「平常」,但卻感慨這竟也用了這麼多年,亦印證了有些事總要頂硬上。

不過即使我願意繼續頂,但我們到底有幾多個七年?再説,有幾多人願意捨易取難頂硬上?

在邀請年青人起來承傳的同時,我們又能否讓教會這個平台友善一點?

今日德明帶的詩歌,用老歌配上新詞,對於上了年紀的受眾是有趣的,欣賞弟兄的心思。但承傳可不能單單舊曲新詞,即用新的人單用舊的方式侍奉。

互勉。

生命扎記 – 由被動到主動的操連 (1)

人大了,即使熱血,亦越覺肉體軟弱,越覺有所限制。
想做的、要做的還很多,與其感覺無力,不如學習學習主動人生。
擴闊空間
經常有累的感覺,即使想做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雖然有運動,但並無有系統地規劃,無定下時限,亦無規劃要操練的範圍。
無意識規劃,通常事倍功半。接下來,是先要定下操練時間,每星期最少兩次,每週累積最少三小時。有了習慣,期望三個月後便規劃具體訓練項目。
學習揀擇
資源有限而顧太多事情,質量保不住,自己亦不享受。我可不想為做而做,做完連過程都細味不了。
學習做少一點,做精一點,首先要學有什麼是最重要,有甚麼可捨棄。就先從可捨棄開始。這可不只是習慣,亦是心態的問題。
首先:
聯繫上的精簡: 減少看 facebook、少看 WhatsApp、分開公和私的聯絡方法
物資上的精簡: 每天出門前有意識先檢查背包,減去多餘的東西; 逐步放棄多餘的器材、書本
侍奉上的精簡: 分辨能做的是甚麼,可做的是甚麼,勇敢捨棄與我目的不相乎、變相減少空間的服侍
支出上的精簡: 花得有智慧。花得少不代表花得合宜、花得亦不代表達到目的。原則是要讓自己和家人有更多可能性、更達到目的
同樣,三個月後再檢討。
今天先這樣。

閱讀反思 – 我選擇簡單生活

前一兩月與前輩牧者分享侍奉、工作、家庭的經歷和難處。她回應:「你都開始踏入中年了,要預留多一點空間去應對。」
那是第一次有人提醒我步入中年的課題。雖然我在不同場合分享這提醒後,大家的大體反應都是:「唔係下話、未有咁快」,但無可否認我將步入中年的時間越來越短,可以奔跑的精力和能量、能任性的空間都越來越少。
分辨何謂需要和想要、應做和不應做,是一個越來越切身的課題。
簡單生活不等於貧乏。物質少不等於貧乏,物質多亦不等於豐富。
滿櫃各樣衣服給予我很多選擇,但其實著來著去都不外乎十件八件,多出來的都談不上是選擇,許多時是放一兩年、著一兩次便捐出去。想買新的時候,大都是享受「多了一件衫的樂趣」,但這樂趣很快就會淡忘,亦忘卻多了東西便要更多空間儲存、更多精力整理。
我們許多時都忽略這些空間和精力是有代價的。當樓價這麼貴,空間是要以工作更多更多更多去換取; 當工作後的空間越來越少,要花僅餘精力去料理一些用都未必用的東西,這顯然是雙輸的局面。
相同的思路,同樣適用不同場景:
  • 歷奇的器材 – 新款的每年都有,雖然常上山,但一個人總不需要許多背包、營幕。精簡、輕省,更能享受過程和環境,這些才是主菜。
  • 廚具和杯碟 – 當家裡不多宴客,又有否需要留著三四十人來才用得上的杯碟? 搬屋時費勁,亦變相要買更大地方安置,價值不菲。
  • 車 – 有車是為方便和有更多可能性。平價車已能達到這目的,要去付擔貴價車,會否變相減少各樣的可能性,得不償失?
  • 書 – 看完後真會每本都重看? 最近我都丟了好些參考書和雜誌。
  • 資歷 – 看似越多越廣越好,但要每樣都維持一定技術和經驗水平代價很大。你真的想做的是甚麼? 有那些資歷是必要?
  • 關係 – 與對自己好的人結交,無須為旁人的指指點點動氣。講到底,每人在世上只是過客。
  • 教會侍奉 – 我們都在不完美的地方為主作工,教會亦不例外,但最起碼的是要能貼地牧養信徒。「必然的不完美」不能作為盲目不變的理據; 守望教會並不是確保教會路線不變,而是要能選取合適路線,使能繼續作光。神不見得會確保堂會任何情況都不結束,堂會亦只是普世教會的一部份,不能作光的不要也罷。不要為改變不了的事動氣,如低於底線,無謂費神、無謂留戀。
簡單生活,能讓我們為所擁有的感恩。當辨認到真正需要的原來不多,那工作便能輕省一些,有更多空間專注於真正重要的事,這當然會更快樂。
書中講及丟東西的心法,亦講及簡單生活的重要。這本一兩天便能看完的書,值得看看,作為引子與自己的生活對對話。

真實的信仰 – 導師家書 2016年12月25日

年青人:

今早教會講道,主要談及伊斯蘭教的現況。在記念耶穌降生的日子,這信息別具意義。

眼看基督信仰在伊斯蘭世界傳播的進展並不明顯,但伊斯蘭敎卻在許多以基督教立國的國家影響力漸長。這可是警號。若我們無動於衷,是更大的警號。

信仰並不只是導人向善的學説,亦不只是一個好的價值觀。信仰,帶來真實的影響和改變。

多數人信仰的選擇,影響社會甚至世界的意識形態,從而影響各個政策取向。如此看來,信錯不只是他人的問題,亦不只是他本人死後入地獄的問題。傳福音,是切身的事。

年青人,在我們規劃人生時,為神思想了多少?為神願意犧牲多少呢?還是全部的心思意念,都籌算如何生活更安樂、和他人關係更好、或是在職場如何再進一步?

讓我們在新一年思想這些的同時,亦學習放神在更重要的位置。

主僕、同路人
一平

培訓者網絡 (Trainers’ Network) 9-11-2015 聚會通告

背景:過去不少香港野外歷奇的資深工作者及培訓者曾出現不同的生命危機,成為培訓者群體中的警號:“培訓者也是人!培訓者也需要支援!”

異象:在香港野外歷奇界中,讓基督徒工作者及培訓者彼此守望、互相豐富,同作主的見證。

目標:凝聚基督徒工作者及培訓者,互相守望支援,彼此豐富、推展及深化野外歷奇事工,讓主的名被高舉、得榮耀。

對象:願意共同建立支持網絡的基督徒野外歷奇工作者及培訓者。

特色:參考猶太傳統,以共學(Havruta)的精神,在生命上彼此守望、互相豐富。

形式

  1. 約三至四個月一次聚會,作專題研討及交流。每次均邀請專人分享及回應,其他人則自由討論及交流;歡迎各人撰寫反思,以便存檔、進深交流及探索。
  2. 網上交流(心得、札記、資源)。
  3. 建立心靈支援網,促進彼此間的禱告、守望及支援。

報名:出席者請於十一月四日 (星期三) 或以前填寫以下表格,或以電郵聯絡德誠或一平。

網址https://fahui.wordpress.com/2015/10/21/trainers_network_nov_2015/

帶動:由德誠、一平及伯特利神學院基督教歷奇輔導系列培訓隊工帶動,期望稍後由合適的人接棒。

第十三次聚會日期:9-11-2015(星期一)

時間:1930-2200

地點:伯特利神學院地下禮堂

主題:探索轉化性旅程的元素 (Exploring the Ingredients of Transformative Journeys)

主題簡介:分享者惠充弟兄(請見以下個人簡介) 將分享其個人生命的轉化性旅程,並邀請參加者分享,藉此探索轉化性旅程的元素。

分享者:高惠充弟兄 Geoffrey

分享者簡介

惠充童年時候便愛上了大自然。中學時代卻對音樂產生濃厚興趣,大學畢業後從事教學和藝術行政管理工作,亦曾遠赴倫敦修讀法律。

惠充於1985年參與外展訓練,深受啟發,其後更在香港外展訓練學校出任市場經理及培訓總監,亦為香港歷奇輔導學會的創會顧問之一。

惠充於2002年重返母校聖保羅男女中學擔任音樂總監,於2010年退休後隨即出任弘立書院體驗教育主管,期望繼續透過歷奇訓練,培植學生的人格及德育發展。

惠充於本年7月於弘立書院退休,計劃於2016年3月移居加拿大溫哥華。

回應:李德誠

期望:參與者積極參與及給與回應,適時分享自己的故事及體會,並於聚會後撰寫及分享自己的心靈札記

查詢

李德誠(手電:90306604,電郵:alexleetakshing@gmail.com)
黃一平(手電:9479 0478,電郵:ambrose@pilgrimage.hk

(請協助將這訊息傳遞給友好。)

德誠草擬
14-10-2015

報名請於十一月四日 (星期三) 或以前填寫以下表格,或以電郵聯絡德誠或一平。

本週評論:勇闖未來的領導力

「過往,華人教會理解在位領袖是高高在上的發號施令者,猶如摩西一樣。領袖從神領受異象與使命之後,向會眾頒佈,會眾理所當然地順服領袖的權威,忠心跟隨。然而,時移勢易,領袖不能自恃強勢以「指令式」來統御會眾,他/她更要學習能有效「授權」(delegation) 與「賦權」(empowerment)。《領導的三重色彩》正是這方面的良好教材,讓我們檢視並提升領導能力。」

作為侍奉者,經驗越久,越容易忘記成就事工的是主自己,容易忘記作為主僕應有的謙卑。反之因著經驗容易自傲,漸漸號令天下而容不得他人。

求主保守,讓我們不致陷入神權上身和自恃權威的境地。

說到底,人算不得甚麼。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

胡志偉牧師

  面對全球與華人教會領導的挑戰,筆者相信仍存抗拒心態是極少數,但另一危機是教會領袖盲目追求過時或不適用的領導理論與實踐,未能辨識若干領導實踐是與我們的信仰價值相違。如工商企業以「論功行賞」方式獎勵員工,華人教會是否同樣以「績效」來衡量教牧是否加薪或減薪 ? 倘若教會領袖不經思索就引入坊間的領導理論與實踐,可能帶來地方堂會是害多於利 !

  探究未來的領導力,筆者認為以下三方面的技能是教會領袖應該掌握與活用 : 調適形勢、使人得力、團隊共事。

調適形勢

  新世代的教會領袖,面對的挑戰是後現代流動世界轉速愈演愈烈,教會領袖不再是傳統的「技術型」,有一套標準作業方式來應對問題。正如海菲茲(Ronald Heifetz)於《調適性領導》(Leadership without Easy Answers) 論述「調適型領袖」(adaptive leaders) 不是只扮演某一特定角色,如領隊、教練或球員。這些未來領袖能因應形勢靈活走位,不同時段於不同場景發揮不同領導技能。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28字

回望。轉工。兩個月後的當下

多年前轉到準則制訂機構工作,是想重回會計行業,即使是大家想也沒想過做的制訂準則範疇工作。誰願意去多想浮在半空的理念?

我由衷感謝主,讓我一做便許多年,更感謝主讓我數年前開始統籌道德操守準則的制訂工作。會計作為以誠信為本錢的專業,道德操守讓行業能繼續在社會有份,繼續有價值和角色。這工作讓我在行業本地發展上有份,亦間接讓我走進國際準則制訂的舞台,即使角色自覺不吃重,但知識長了,亦了解到行業整體在國際上的走向和挑戰。

五月初轉工,走回會計師樓,由公營機構到私營機構,由制訂準則至協助大家符合準則,轉變不少。

以往是從行業宏觀角度,甚至是香港在國際舞臺的定位出發,是高處和看遠的視野,是方向、策略性、看大圖畫的工作。現時是從執業者的角度出發,較微觀和落地。

以往接觸是各會計師樓、國際和外地的業界人士,大多是禮節上的關係和技術性的討論。現時主要是所屬會計師樓的各位,亦有在外地的同事,是落地的討論和合作。

新的環境、新的文化、新的人、新的工作性質,一切都是新的。我想到今日在「黑暗中對話」的體驗。

許多歷險活動,繩索、登山、潛水、狹谷挑戰,本質上是要大家走進難去的地方。學的技術,是要讓大家安全到達,包括讓大家能在那地方簡單生存的技能,呼吸、行走、停步、溝通、各樣各樣。在不同的地方,做這些簡單的生活所需有不同技巧,是大挑戰、大工程。好像是相似,但卻全是新的。

就像今日「黑暗中對話」的體驗,在黑暗中做簡單事情的方法,就跟平時完全不同,是不同的活動。

我想到現時工作的處境,連一些以前我覺得簡單的規劃、簡單的事情,都因著「一切都是新的」而思前想後,自覺畏首畏尾。以前節奏自定,現時是較急趕。以前無太多的人要直接交待,現是要顧的人很多。想快一點處理好,但深知需要時間磨合、適應。老闆無不滿,自己先不滿,我感恩遇上好老闆,反倒來鼓勵我,說學習需時。我就是控制不了,跟自己搗氣。

我深信以往數年生命的操練,鍛鍊了好些素質和較闊的視野,這一切應能讓我在站穩後行得更好,但實是要先應付目前的一切。是回到簡單,進到基本,而不失過往大圖畫的視野和氣度。我看這並不輕易,越簡單、越基要,便越困難。

我做道德操守的工作,是想接待業界能繼續發揮應有的角色,繼續有份,亦避免大家陷入不自知的矛盾境地。我感謝主讓我有現時的場景。

回想這兩個月處理了一些深層的事,感恩。
遇上友善的上司和同事,感恩。
有太太和同伴的支持,感恩。
短短時間內便能參與公司的團契,感恩。

全是恩典,全然奉上。

要走的路還甚遠

回頭望過去

人總以為認識自己,其實往往只看到冰上,看不到水裡的景象

時常都有人講:「人要向前望,唔好望回頭」,他們好多時的意思是:「以前的就由他吧,重要的是將來」。

有道理,但過往的經歷塑造人。人總以為認識自己,其實往往不然。當人以為事情已過去,但其實「過去」仍是不知不覺影響你,不由自主地影響情緒和各樣決定。要走得遠、了解自己,便需先面對過去,即使這需要勇氣。

還記得每次毅行者都行兩晚通宵。行得累時我總喜歡向後望,看看自己原來已行了很遠很了不起,讚嘆自己的年少癲狂,為自己打打氣。望過去,亦可以是好鼓勵性的。

望回頭未必盡如人意,但仍要看自己合乎中道。不要總以為自己是問題的起因,因有許多時候都只是非理性地把事情推向自己,把不應由自己背的都背上。

要學習從過去欣賞和認識自己,放過自己,祝福前行。

出走台中

出走台中
出走台中

近期持續看到自己嚴重地無條理、心靈枯竭,需要逼切處理,是故臨時與太太出走台中。我就是這種燒盡了才發覺的人。

開始的時候,是在兩年前侍奉和關係上面對巨大挑戰,令自己質疑擺上生命最精壯的十年侍奉到底所謂何事。迷失了好一段時間,只是表面上對事件的尊重未能讓自己釋懷。不時反問自己「你過往做的真的有意義和價值嗎?結局好可能是頭也不回、一無所有。」

在傳統本質、「阿哥前阿姐後」文化的環境推行在其他地方理所當然的事情,策略上要好多瞻前顧後、計左計右。這種文化使大家的力打在非必要的位置,亦令許多想侍奉的卻步,寧願專注事業。我選擇迎難而上,但付出的心靈代價和力氣原來不可估量。

一向沈重的投入,擺上十年青春而吃力不討好,到底所為何事?我理性上知道「要善待自己」,但心靈和精神卻繼續虛耗,走累了和乾了仍不自知。

在這時間,我遇上了新的工作。從制定行業操守準則的工作走回會計師事務所,為的是要貼近前線,使同事不致陷入道德兩難的局面而不自知,亦好讓行業能繼續被尊重。新的環境、人和事,要好好適應。

自覺需要空間認同自己、找尋步伐,放下未了要了之事,重新出發。再不然,連現有的都保不住。

這些,是這次出走台中的前設。

專注、專心,超型!

專注的樺哥
專注的樺哥

數年前擔當一個大型童軍活動司庫的崗位。因活動中有不少現金交易,活動後便要即時點算現金和埋數。低頭埋數的時候,一位同工對我講:「好型呀你!」

「有咩咁型呀? 做嘢啫。」

「男人專心做嘢時是好型的」

「謝謝」

我都算有自知之明,客氣說話聽完就算。電視劇集都是拍得醫生律師好型好正面,會計師唔係影都無就是當負面角色。職業性質上會計師好少俾人好型的感覺。

樺哥是我有份牧養的年青人,他主修陶瓷藝術。他知道有弟兄姊妹為宣教事工籌款而投了一個年宵攤位後, 便在教會教大家做陶瓷、做布袋,想為攤位補補貨。

看著樺哥教大家的時候,沒有了平時吊兒郎當的模樣,而是看到他對藝術的熱情。他運用學會的服侍,專心的做、專心的教,超型。我開始明白,為何先前到他的展覽和畢業禮時,都覺得他的同伴都喜歡與他相處; 老師都給他機會。

數年前開始「荼毒」樺哥行山,思想生命、思想信仰。他喜歡大自然,有許多作品都與大自然有關。弟兄在上年的毅行者堅持與隊友同行、接待行得慢和較弱的隊友。我作為支援隊看在眼內,超型。

青年人總要有能跑、能施展恩賜和才能的空間。每一個在跑道上奔走的時候,都型!

註: 樺哥有開班教做簡單陶瓷,如想了解多一點的歡迎留言,我可代為轉達。當然如想認識樺哥,我當然亦樂於轉達,亦請看以下的專訪。